周星星 阅读(1328) 评论(1)

目的:
目的是让自己能够控制自己的思想。
很多人认为自己的思想就是“我”,这其实是不对的。最常见的反例就是“一时冲动”后辩解说“我当时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”。另外,像某些药物同样也可以左右我们的思维判断力。

第一阶段的训练方法:
调整好姿势,暂且抛开一切,让自己的思维不忽东忽西,想这想那。

姿势对初学者而言比较重要,因为此时初学者的自我控制力还很弱,过于放松的姿势会送人入梦乡;过于紧张的姿势,不能够持久。一般都是盘腿后,直身,放松身体。
环境对初学者而言也是重要的,一个初学者站在闹市中,很难不被周围的热闹所诱惑。
过于困倦时,初学者也很难有精力去持久的打坐。

起先,因为我们还不能控制自己的思维,所以我们暂且将思维绑缚于某一个事或物上。就像一只不安分的小狗,暂且把它系在桌腿上一样。
这样的方法有很多种,最常见的有:数息,观明点,持咒 等等。
数息:将注意力集中于呼吸上,集中在气息进出鼻孔这个行为上。只观察但不控制呼吸,可以在每次呼气时计数,从一数到十,再从一数到十。
观明点:将注意力集中于某处,比如可以将注意力集中于双眼之间的中点,仔细的用心观察,不是用眼观察。
持咒:将注意力集中于口中所念,或心中所默念的咒语或佛号等等之上,心无旁骛。
参禅:将思维集中在某一个问题上,比如思考“我是谁?”,“诞生前我在哪儿?”等等。

初学者在训练几分钟后,将会发现自己很难集中精神,各种杂念和影像缤纷而至。此时会有一种错觉:打坐前,我的心还是很平静的,打坐后,反而心乱了。
事实恰恰相反,其实这心前后一样的乱,只是在打坐之前,我们的观察力很弱,没察觉而已。就像一个近视眼平常看不到污垢,戴上眼镜后吓了一跳。又如一个人自以为身体健康,去医院体检后发现了好多问题。
如果打坐一段时间后无法再集中精神了,不需要太勉强坚持。过于勉强坚持的话,要么头痛欲裂,要么精神恍惚。

如果一个初学者,是在睡觉前打坐的话,打坐完毕后,可能会睡不着觉。因为他的精神还保持在警惕状态,一旦“昏睡意识”降临的时候,就会突然惊醒。这时候,看看电视看看书,做做其他事,马上就好。这种现象只在前几天出现,不会持久的。

在这个第一阶段,要做到不昏沉,不掉举。
有不少人,训练时间一长,比如几天或几个月后,他打坐时,其实在睡觉,而他自己却以为入定了;另一种,打坐时某些念头和影像真伪难辨,一不小心就陷入其中而丝毫不察。
于我个人的体会而言,我打坐时观察自己的念头的生灭,某一个念头凭空生起时,我就知道了,但不去管它,不起灭掉它或起助它成长的心思,就像路人甲一样,只冷眼看着,不喜不怒不动手。但有时候,这些“念头”很狡诈,它们会伪装成“警惕心”或“漠然心”,一不小心就被它们替代了真正的“警惕心”和“漠然心”,前者会在很长时间后才突然发觉自己被牵着走了很远,而后者会在身体倒下时才发现刚才睡着了。

这样第一阶段训练到熟练时,我们基本上能控制自己的思想,甚至还会发现能控制自己的身体。这一阶段的成果其实是很奇妙的,要试过才知道“能控制自己的思想”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,一种“我的地盘,我作主”的豪迈感^_^

在第一阶段的打坐时,我们成为了自己的“帝王”,但下座后又恢复了常态。因此,进一步,需要将打坐时的状态保持在平常的行、住、坐、卧中。在这个过程中,因为不适应,可能磨合期时表现得有些木纳呆傻。

第二阶段的训练方法:
首先要说的是,每一个阶段间没有严格的间隔,一个初学者可能会突然间跳进某个高深的境界中,然而,因为基础不稳,并不会持久。
在第一阶段中,我们掌控住的其实是一种“粗大的心”,于细微处,我们还察觉不了。比如我们能控制自己不随着凭空而至的念头瞎走,却不能控制这“凭空而至的念头”不来。
我的观点是,这一阶段单凭打坐是无效的,虽然第一阶段的训练也改变了些许我们的人生观和世界观,但病灶还是未除。我仔细观察这些“凭空而至的念头”,发觉它来自我本身所经历的,或期待的事物,有 对某一件事的后悔心、对某一物的占有心、爱、恨、牵挂 等等,这些“心”常常会突然间左右我们的思想和行为。我想,只有通过“智慧”才可以去降伏它们。

最后,我要声明一下,我的境界其实很低,即便在打坐时能保持三五秒清净时刻都很难。但我说的方法应该是正确的,因为……。
另外,怕粗心者误解,我要特别说明一下,我说的是“控制心”,不是追求“无心”,“无心”的是石头,是一种可怕的入魔状态。


评论列表
Henry
Stellar work there evernoye. I'll keep on reading.

发表评论
切换编辑模式